白晝夜夢

文手 / 新哀王子
這裡是專門拿來放文的地方
目前以棋魂小說為主

本家 / http://shinai1412.weebly.com/

【棋魂】離巢之歌 / 下

*進藤光和塔矢亮在16歲的年末,搬離了家裡成為室友的故事
*此時的兩人經歷過兩次北斗杯和大大小小的賽程,成為一生的對手和摯友
*目前還沒發現彼此心意的兩人


#


逐漸入秋的空氣開始變得有些冷冽。
路邊的樹木已經退去蒼綠、彷彿被秋風帶走了盛夏最後的溫度。


和谷義高和伊角慎一郎走出超市的時候發現秋日的天氣格外清朗,天空像水洗過一般的藍。

應該是個聚會的好日子。

和谷不禁精神抖擻地提著超商的購物袋、朝向天空使勁地伸了個懶腰。
「該買的都買了、我們快去找進藤和塔矢吧!」

今天將要在進藤和塔矢的新居舉辦四人的火鍋大會。
名義上說是為了慶祝兩人搬出家門獨立而舉辦的派對、事實上也只是想到朋友的新公寓串串門子開開眼界,順便讓他們藉機放鬆這一連幾日奔波勞碌的身心。

公開賽上耀眼的成績使得進藤和塔矢這一陣子的工作都比以往要多上許多,對弈之虞還要處理搬家的大小事也著實令兩人幾盡分身乏術。

想想也覺得一切應該歸咎於進藤的過分魯莽。

毫不顧慮時節、亦沒考慮到年底繁多的賽程,只是覺得可以搬出去了——因為想這麼做所以立刻就動身去做、不問原因理由,這就是進藤。而在年齡上身為前輩的和谷比他們都要早搬離家裡,明白此時此刻、兩人懷著難耐的興奮與些許惶恐不安也是在所難免。
畢竟搬家所帶來的並不只是一時的新鮮感而已。

「不過說真的......」
伊角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淺笑。在提及朋友的話題時,他總是會露出這副洋溢著和煦與幸福的表情。
「到現在我還不敢相信,進藤原來跟塔矢這麼要好。」
「別提了!」
一向和塔矢處不來的和谷面色微慍地別過頭去,「想到就有氣!比起我們進藤竟然先邀請那個塔矢?虧我們還是好哥們、要搬家竟然也不聞不問!」
「別氣別氣,我想進藤只是想和塔矢不分日夜的瘋狂下棋吧?」
替進藤打著圓場的伊角難得俏皮地做了一個落子的手勢。
「畢竟他們可是一生的對手。」
「什麼嘛......什麼一生的對手,簡直把我們當空氣。等我追上你們吧、兩個囂張的圍棋笨蛋!」
和谷嘴上雖然如此抱怨著,面上卻也露出了釋懷的笑容。

正因為他深知好友的個性,明白進藤這個人不論外表看似有多麼單純或是放蕩不羈、內心卻比任何人都要重視身邊的朋友。
包括那曾經令和谷覺得遙不可及、面如冰霜的塔矢亮彷彿也被進藤散發的熱度所感染,逐漸展露出他意外隨和而柔軟的一面。
老實說和谷曾經討厭過塔矢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旁若無人、難以相處的圍棋貴公子—然而這些印象都正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而逐漸改觀。

藉由進藤搭起的橋樑,也許、自己其實意外地能和塔矢成為不錯的朋友也說不定。

「他們現在應該正感情融洽的一起準備著食材吧——?」



「塔矢,和谷他們來囉!你把剛剛洗好的菜——」

領著和谷和伊角進了客廳、安置好電磁爐和鍋碗餐具之後,進藤瞄了一眼他的好室友塔矢方才在廚房裏奮鬥的傑作。
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吐出血來。
明明同是這對能夠下出那樣縝密而細膩棋路的雙手,為什麼做起其他事情卻都是如此粗枝大葉呢。

「塔矢!高麗菜是你殺父仇人嗎?幹麻把它洗得粉碎啊!」
「進藤!我爸爸人好好的你不要亂說話!」
「你到底要幾歲才聽得懂玩笑話啊!受不了!」
「菜可以亂洗、話不能亂說!」
「誰跟你說菜可以亂洗了——」

「好了好了、暫停!」
和谷帶著滿臉傷腦筋的表情,一把拉開了正為高麗菜葉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
「我們想早點開飯,OK?你們往後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慢慢吵,不急不急。」

聞言塔矢和進藤頓時噤聲不語。
對於兩個共處一室便會劍拔弩張的勁敵而言,長期的習慣的確沒那麼容易更改;但顧及往後兩人還要在同一條路上相互提攜相伴而行,那麼眼下對方的一切就得嘗試著去適應接受。

「抱歉——呃、」
進藤彆扭的搔了搔頭,眼底透露著一絲歉意。
「好啦、我知道我菜洗得很糟。」
「你洗棋子也這樣洗嗎?那你家棋社豈不是天天損失慘重——」
塔矢聽得出來進藤的口氣與剛才已經不一樣了,這是他一貫開著玩笑調侃他人的輕鬆語氣。
「才不會,洗棋子我一向都很小心。」
塔矢也平復了一觸即發的心情,轉而淡然地回應著對方的揶揄。

「你們看這不是和好了嗎?一開始好好相處不就得了。」
眼見風暴解除、放下心來的和谷擺起了前輩的姿態數落著他們,並伸手接過塔矢手中那盆令兩人吵得不可開交的罪魁禍首。
「哇......這菜洗得真糟。進藤你如果哪天想要換室友的話記得叫我一聲——」
「誰說要換啦!更何況和谷你的房間可是亂得跟狗窩一樣耶!」

「噗、」塔矢忍俊不住地轉過身去。
一方面覺得進藤氣急敗壞的模樣十分逗趣,同時也為進藤的無心之言感到一絲寬慰。


——進藤沒有後悔和我成為室友,太好了。


火鍋大會的過程十分愉快。

和谷和伊角採買的大量食材在進藤與和谷的碗筷攻勢下以驚人的速度消耗殆盡。
早已司空見慣的伊角只是自顧自的說著研究會或是去中國見習的話題,反倒是塔矢對於自己室友的食量震驚不已。
「原來冰箱裏那堆滿滿的零食是這樣來的啊......」
塔矢不禁如此感慨著。

用餐完畢他們搬出房間的棋盤和計時器進行了四人快棋淘汰賽,激烈的對局一直持續到傍晚時分、才在塔矢的全盤勝利下畫下一天的尾聲。

「好累......好撐。」
待伊角和和谷離去之後進藤就一直處於蜷縮在沙發上的頹然姿態,看來暴飲暴食果真會自食惡果。
「誰叫你吃東西不知節制。」
塔矢冷冷地回應著,並動手開始收拾派對的殘局。
使用完畢的鍋子和碗盤數量不少、食材的包裝也必須分類處理。

「吶......塔矢。」
過了一會兒,沙發上的人懶洋洋地開口出聲。
「什麼事?」
「......今天很開心吧?舉辦派對、邀請大家來家裡、跟三五好友一起做各種事情。」

原來進藤都知道。
他總是能聽見我心底一直以來悄悄埋藏著的願望。

塔矢眼底不禁浮現幾分欣喜,不過依照他的個性當然不會輕易讓自己的心聲流瀉而出。
「......還好啦,如果你幫忙洗碗的話我會更開心。」
「嘖、我知道了!小亮老師真嚴格∼」
他的室友進藤光這才無奈地從沙發上一躍而起,臉上的表情彷彿在抱怨著塔矢的不坦然。

然而這次塔矢別過頭去絲毫不理會他的揶揄,逕自端著收拾好的碗盤步入了廚房。
因為他知道他的室友不論嘴上多麼的不情願,仍然會挽起袖子跟他一起面對餐後的杯盤狼藉。
進藤就是這樣的人,時而魯莽、時而天真直率——卻是唯一能夠打開塔矢的心房、住進他心底深處的人。

用眼角餘光偷偷望著身旁正和自己一起奮力刷著碗盤的身影,塔矢覺得一股暖流凝聚在胸口、找不到任何適當的詞彙來形容。
能夠一起下棋、一起談天、一起拌嘴、甚至一起歡笑。
這些曾經只在他夢中浮現的種種懷想——對於一個同齡友人、一個競爭對手的渴望,都隨著進藤光這個人的出現而一一替他實現。

塔矢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願望從來都不多。
一生中只要能結識進藤這樣的朋友與對手、能夠一起下一輩子的棋......

如此便已倍感滿足了吧。


TBC.

----------------------------------------------------------------------------
應該是後記:


大家好我是最近眼睛微恙(?)的新哀

為了眼睛著想只好戒掉深夜打文的習慣了(´;ω;`)
不過接下來也想寫寫長大後的他們,光是用想的就覺得很期待~

最近看了很多好文,也警覺自己的文筆真的不加油不行XD
看來只好趕緊重新拾起上了大學之後曾經一度放掉的文學了、我想寫出好文章。

我心中這個時期的兩人完全就是勁敵兼好友的狀態,雖然要好卻不帶有一絲特別的情愫
隨著時間的洗練,兩個人會逐漸成長並發現自己的心意吧。

就這樣一直寫下去不知道年底能不能印書成冊呢~(一點小小的野心)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