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晝夜夢

文手 / 新哀王子
這裡是專門拿來放文的地方
目前以棋魂小說為主

本家 / http://shinai1412.weebly.com/

【棋魂】離巢之歌 / 上

*進藤光和塔矢亮在16歲的年末,搬離了家裡成為室友的故事
*此時的兩人經歷過兩次北斗杯和大大小小的賽程,成為一生的對手和摯友
*目前還沒發現彼此心意的兩人


#

「慶祝進藤小子終於獨立、大家來辦個派對吧!進藤的離巢派對!」

和谷義高搭著進藤光幾乎快要跟他齊高的肩膀、有些粗魯的胡亂撥著他燦爛的金色前髮。
「臭和谷!啊啊我好不容易弄好的瀏海——!」
進藤也不甘示弱的反擊回去,就像他們平日一樣打鬧成一團。
個性溫吞的伊角慎一郎則是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苦笑著。

塔矢亮其實很喜歡看著這樣的他們。

光是看進藤和同伴打鬧的模樣、就覺得心情逐漸輕鬆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進藤誇張的表情很有趣吧。

「好了好了、說認真的。你們什麼時候搬進去?」
放過了進藤的瀏海,和谷興致勃勃的詢問著。
「嗯......傢具什麼的其實都準備好了,合約什麼的塔矢也都弄好了,棋盤塔矢也先搬來了......這幾天搬家公司應該就會把剩下的東西送來吧!」
進藤大口吸著可樂、一派輕鬆的回答。
「哈?塔矢塔矢的、進藤你還沒獨立啊!塔矢是你老媽嗎?」
「啥、塔矢會弄我幹麻跟他搶工作啊?你知不知道這期間他罵了我多少次——」
接收到對面塔矢嚴厲的視線、進藤只得不耐煩的停下了抱怨,總之這星期我們就會搬進去啦!」

「太好了!咱們去進藤塔矢家開趴去!」
「誰答應了啊?和谷!」
在和谷興沖沖的提議下,慶祝他們新居落成的派對就這麼敲定了。
雖然嘴上說著數落和谷的話語,其實看得出來進藤對於派對的提議也充滿著興致。

派對—
塔矢感到有些緊張,畢竟邀請同輩來家裡的經驗他可說是完全沒有。
從前他的母親就一直期盼塔矢會帶著朋友回來家裡就像其他同齡的孩子一樣,不過母親的這個願望在他認識進藤之前卻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落空。
塔矢對於此事一直耿耿於懷。

然而此刻卻不同於往,他心底開始有那麼一點、偷偷地懷抱著期待。



塔矢行洋在引退之後、就像是從無形的韁繩下得到了解放一般。
來自四面八方的邀約如雪花般飛來,中國、韓國、台灣——

塔矢沒有想到原來自己的父母是如此活力充沛的人。
自從父親和母親開始頻繁地往外地跑之後,進藤就時常跑到他的家裡過夜。

兩人在一起不外乎就是下棋。
有時下快棋、有時是普通的棋局,結束了之後兩人一起想辦法解決伙食,接著覆盤檢討、甚至幾度下上一整夜的棋局。

因此當進藤決定同和谷一樣搬離家裡的時候,腦海中便自然而然浮現了邀請塔矢的念頭。
住在一起就能夠盡情的下棋了—
相信塔矢一定也跟他抱持著相同的想法。

跟塔矢下棋很痛快、就像是會上癮一般。


「塔矢、我要搬出去住,你要一起來嗎?」
進藤的言語毫不拐彎抹角、總是向對方投出最直率而坦然的問句。
塔矢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腦中仔細過濾著進藤所提出的問題。

為什麼是我—不是他身邊任何一個院生朋友、而是我......?
進藤一定什麼也沒想對吧。
船到橋頭自然直、想到什麼做什麼一向是進藤光的代名詞。

「......我會考慮看看。」
按耐住心底幾乎一躍而出的答案,塔矢緩緩地回應著。

躺在被褥上輾轉難眠了徹夜之後,塔矢與遠在中國的父母親通了電話。
「我可以和進藤搬出去住嗎?」
那時心底其實仍有些擔憂來自父母的質疑,沒想到母親在聽到室友是進藤之後竟然爽快的答應了。
「那孩子很會照顧人、一定可以幫我把兒子照料的很好!這樣媽媽就放心了。」

進藤在母親心中的評價竟然這麼高......
塔矢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苦笑,暗忖著是不是連母親都被進藤的爽朗給收買了。


進藤在靠近棋院的車站附近找了一間小公寓。
坪數不大、但有兩間臥室讓他們彼此能夠保有自己的隱私,小小的廚房也能簡單的料理三餐。
考慮到塔矢家裏那間廣大的檜木澡堂,進藤還特地找了附有浴缸設備的浴室。

在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後、他們正式成為了室友。



「進藤你是白癡嗎!不是跟你說過不要把洗好的盤子疊在水槽旁邊!」

然而成為室友以來的這幾天生活卻全都是在爭吵中度過的。
塔矢實在不是普通的吹毛求疵、讓一向大辣辣的進藤著實傷透了腦筋。
原本只是在棋盤上吵得不可開交,沒想到現在戰火還要延燒到生活各處。

「等等再一起放進烘碗機就好啦!幹麻那麼急!」
「你這樣很危險!很容易打破盤子!」
「我才沒那麼——」

哐啷。盤子碎裂的聲音尖銳刺耳。

在進藤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塔矢已經默默蹲下身去撿拾那被進藤碰掉的、一地的碎玻璃。
沒有譴責、亦沒有數落。
要是塔矢此時能夠一如往常地回罵一句:「你看你看!我就說吧!」
也許進藤的心情就會比較舒暢一點也說不定。

但是他卻沒有開口。

望著此刻塔矢面如冰霜一般的表情,進藤突然害怕了起來。
害怕的是這樣不斷摩擦著的兩人之間、距離將會越來越遙遠。

「塔矢......抱歉。」
進藤跟著蹲下身來,坦然的眼神對上了塔矢的視線。
琥珀色的大眼睛裏寫滿了許多不同的情緒,使得塔矢不得不停下動作正視他的臉龐。

「我們好好相處吧......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原來進藤的口中也會發出這麼苦澀的嗓音。

「......嗯。」塔矢微微點了點頭,「抱歉、我也不該那樣對你說話。」
塔矢明白,其實有時候他也覺得進藤的話別有道理。
往往卻只是因為那些意見和自己的習慣相左、塔矢便毫不留情地反駁。
面對進藤,塔矢就是無法一如往常地收斂自己的情緒。
進藤總是能輕易挑起塔矢的戰意、他的注意,一切完美的面具在他面前全都毫無作用——讓平日彬彬有禮的塔矢卸下渾身的武裝對他怒吼、抑或渾然不覺地在他面前吐露任性的話語。

也許我們彼此都應該讓步。

「那麼、原諒我打破盤子?」
「......嗯,原諒你。」
「哈哈、和好和好!」
笑容再度回到進藤的臉上——
那是一抹極其不可思議、能令人瞬間倍感安心的燦爛笑容。

心底的陰霾彷彿也跟著被一掃而空。

「塔矢你等等喔、我去拿吸塵器把這裏吸乾淨。你別看地上好像已經沒有碎玻璃了、其實那些碎片啊—」
「嗯。那我先去把菜洗一洗,和谷君他們是不是快要到了?」
「咦!已經這麼晚了嗎?糟糕!」

看著進藤突然一臉世界末日的表情也分外有趣。
塔矢不禁莞爾,接著轉過身去取出洗菜用的籃子、輕輕地將菜葉浸入冰涼的水中。
聽著進藤在身後吸地的聲音,塔矢這才逐漸有了他們正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實感。

也許、今後的生活會變得更不一樣吧。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是不是就能抱持著更多的期待呢?




TBC.
---------------------------------------------------------------------------
應該是後記:


實在是太扯了.....竟然又再次爆字數。 
寫了這麼久派對竟然還沒開始!拖拖拉拉的人是我才對吧! 
只好默默放上TBC,拜託大家等待我的下文了。 
 
大家好我是新哀。 
這次稍微把時間點往回拉,寫寫進藤和塔矢他們為什麼會成為室友的故事。 
這個時候他們只是普通的朋友,還未發現彼此及自己心底真正的心意。 
 
不過同住一個屋簷下之後,相信隨之而來的並不只是歡笑 
許多的困擾和摩擦也會接踵而來,這才是他們現在要攜手去面對的事情。 
 
嗚啊....我的寒假也結束了。希望可以繼續抽出時間來經營啊啊啊(´;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