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晝夜夢

文手 / 新哀王子
這裡是專門拿來放文的地方
目前以棋魂小說為主

本家 / http://shinai1412.weebly.com/

【棋魂】在東京鐵塔綻放

*進藤光和塔矢亮開始同住之後的第一個跨年夜 

*年齡大約是在17歲左右 / 彼此都隱約發現對方的心意,但什麼都還沒說出口


#

這是個滿溢著笑聲的夜晚。

閃爍的街燈、笑鬧的行人。
街道上瀰漫著一股令人逐漸興奮起來的氣醞,彷彿整個夜空都沈浸在歡聲沸騰的空氣中。

平日的這個時間點塔矢亮早已梳洗完畢、鋪好被褥準備就寢。
也許偶爾會因為排著棋譜而耽誤了時間,接著被怒氣沖沖闖入房門的室友進藤光趕上床去......但一直以來塔矢都是個非常自律的人。

然而這樣循規蹈矩的塔矢今天卻愣愣的佇立在同輩伊角慎一郎家的頂樓。
手錶的指針表明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整。
眼前是他的朋友——
抑或應該說是進藤光的朋友們正奮力架著烤肉網、搬著一箱又一箱的食材、大家一邊打鬧一邊煽著炭火的身影。

這是塔矢第二次參與他們的跨年。

要不是進藤、自己不會有這麼多的朋友......在認識進藤之前,塔矢明明一直覺得無所謂的。
只要有圍棋就好。
只要自己不斷成長不斷變強,爸爸會以他為榮、前輩們會等著他的挑戰、不需要同伴不需要朋友不需要其他娛樂......我只要有圍棋就好。



塔矢曾經傷害過一位名為加賀的少年。

「不然我故意輸給你吧?」
那時仍年幼的塔矢,輕易的對加賀說出了如此狂妄的話語、燃起了對方的怒火。
直到現在他仍忘不了當時對方那對受傷與憤怒的眼神。

日後進藤不經意對塔矢提起了這段中學前輩的往事,塔矢才意識到當時的自己對著坦然挑戰自己的對手做出了多麼失禮的事情。
明明我是這麼的喜歡著圍棋,如今我的圍棋卻使他人受到了傷害。
但是不是這樣的——
塔矢拼命在心底呼喊著。
當時的塔矢純粹只是想釋出自己的好意、屬於他年幼的善良與溫柔;又也許是想追求一個名為名為「朋友」的、虛緲而不切實際的頭銜。
但為什麼會成為反效果、為什麼完全無法好好傳達自己的心意呢。
無法進退得宜、無法圓融處事。

塔矢其實害怕著接觸。
接觸越多的人、就要應付越多的回應和更多的心情。
好累。
只想要好好的下著圍棋就好,不需要再同情任何人了。這是他崇仰的父親留給他的——充滿著祝福、孤單而筆直的道路。
這條路上任何的輕視與同情都是對對手最大的侮辱。
為了不再重蹈當年的覆轍、塔矢只能全力以赴每場迎面而來的戰役。
就算被說是冷血高傲、永遠都孤身一人也無所謂。

不可以猶豫也不能再同情。

然而只有進藤光不一樣。
進藤和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樣——下棋輸給塔矢的時候不會自暴自棄、不會大發雷霆、進藤不會因為跌了一跤就再也站不起身來。不論幾次他都會越變越強、帶著爽朗的笑容重新回到塔矢的身邊。
為此塔矢感到欣喜不已。

進藤成為他一生的對手、第一個朋友,甚至帶著塔矢闖進另一個陌生而繽紛的世界,讓他得到結識更多朋友的機會。
他這才開始覺得有朋友或許是件不錯的事情。



「塔矢——塔矢!」
從朦朧回憶的漩渦被拉回了現實,那充滿朝氣的聲音來源正是他那個強拖著自己前來參加跨年晚會的室友——進藤光。

「進藤......你回來了。」
「什麼我回來了?你知不知道這些飲料超級重的耶!說什麼飲料不夠叫我一個人去買、結果你們弄到現在還沒開始烤肉!」
進藤大吼大叫的舉著手上大型的便利商店購物袋,光看袋身的形狀便覺得沈甸甸的。

「抱歉抱歉~」
和谷義高笑嘻嘻的接過進藤手中的袋子,「進藤大人沒回來我們怎麼好意思開動呢?」
「少噁心了和谷!明明就是你們拖拖拉拉!」
「進藤、和谷,火點不起來......」
「哇、大家快去救救可憐的伊角!」

今天是進藤和塔矢十七歲的跨年夜。
也是他們成為室友以來難得能從繁重的工作中得到解放的日子。
今年伊角的父母和妹妹們恰巧到外地過年去了,進藤院生時代的朋友們便提議大家到伊角家的頂樓一邊烤肉一邊跨年,重溫他們曾經成天膩在一起的、那段年少而歡樂的時光。

塔矢不知道自己能夠幫上什麼忙、也不確定進藤的朋友們是否歡迎他的加入......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卻還是答應了進藤的邀約。
因為只要有進藤的存在——任何聚會都會變得很開心。

「塔矢?怎麼了。」
進藤注意到一直獨自站在邊上的塔矢,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向他走來。
「怎麼不跟大家一起幫忙?不開心嗎?」
「不是的!」
塔矢害怕連進藤都會誤解他的心情,聲音開始變得有些慌張:「我只是不知道......我能做什麼。怕會幫倒忙......」
「哈哈哈、怎麼會!就是害怕才要嘗試啊!」

進藤笑的時候很好看,大大的琥珀色眼睛會彎成新月的形狀,彷彿令人一不小心就會被吸引而去。

「大家大家!塔矢說他要嘗試幫我們吹火種咧!」
進藤拉起他的手、自然而然地帶他闖入眼前彷若閃耀著光芒的圈子之中。
「......咦?火種?進藤、等等!」
還真的是一不小心就會被這傢伙牽著鼻子走!



「塔矢,不要生氣嘛。」

進藤起鬨讓塔矢吹火種的點子完全就是餿主意。
塔矢吹的亂七八糟、火種根本沒有燃起反而還有熄滅的趨勢......最後是冴木前輩看不下去到超商去買了瓦斯打火器回來,炭火才終於順利的生起。
一陣折騰之後烤肉總算是順利的進行下去了。

「臭進藤!」
生火生得灰頭土臉的塔矢氣得咬牙切齒,惡狠狠地將手中烤得面目全非的不知名蔬菜塞進進藤的碗裡。
「哇......」
進藤膽戰心驚的望著碗裡不知是蔬菜還是焦炭的食物,明白塔矢是真的生氣了。
塔矢一向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剛才在眾人面前生火失敗的打擊一定很大。

進藤正苦思著想說些什麼話來討好自己那固執的室友,卻被身後的歡呼聲吸引了注意力。

「快點快點、要開始倒數了!」
奈瀨明日美清脆而愉悅的嗓音使得氣氛跟著熱烈起來,和谷和伊角也趕緊放下手中的碗筷跟著大夥跑到了圍牆邊。
從伊角家的屋頂可以清楚地遙望絢麗的東京鐵塔、以及環繞在四周那鼎沸的人群。

「5、4—

「塔矢、」
「3、2—

「我——」

「1—!新年快樂!」



絢爛的煙火在夜空中綻放著。

煙火連續綻開的聲音和群眾的歡呼聲充斥著白晝一般閃耀著的天空。
彷彿要把所有的煩惱全都遺留在去年的最後一秒,路上的人們全都掛著幸福洋溢的笑臉。

進藤愣愣的望著煙火,想著剛才自己險些脫口而出的語句。
究竟有沒有說出口都無法確定—抑或是被煙火聲掩蓋了的、隱藏在自己內心最深處的話語。

進藤突然心慌了起來。
也許自己正是此刻唯一一個面上沒有掛著笑臉的人。

他轉頭望向身邊的塔矢,發現塔矢正以他那清澈湛藍的眼眸回望著自己。
塔矢方才眼底的怒氣早已一掃而空,轉換成他那少有的、天真而喜悅的光彩。

好漂亮的眼睛,煙火就像是在他的眼眸裏綻放一樣。

「進藤......煙火、好漂亮。」
「......嗯。」
「謝謝你找我來。還有......我沒有在生你的氣。」
稍稍露出了有些懺悔的神色,塔矢微笑著將視線移回絢麗的夜空。

就像是有什麼不能言語的情感正悄悄在東京鐵塔的頂端綻放著。
「......那就好。」
進藤也跟著露出安心的笑容,決定繼續秉持他心底一貫的緘默。這樣就好。


夜裡的東京鐵塔被銀鈴般的笑聲與煙火染成七彩的顏色。
光彩奪目、耀眼地令人不禁眯起了雙眼。

「明年也一起來吧—


那一刻、不知是誰先開口這麼說著。






FIN.
----------------------------------------------------------------------------
應該是後記:

大家好我是新哀。
已經兩天為了寫文凌晨四點才睡覺......
感覺眼睛跟腦袋都有點遲鈍了起來(´・ω・`)

但是這兩隻實在太令人憐愛,想寫的東西很多停都停不下來(;д;)・゚・
(→完全就是寫就要寫到完的完美主義者ry)

回去看了一下我之前的文章(還真的是很久很久沒有寫文!)
覺得吹雪時期的我寫的文章如果算是鬼神(?),那麼現在的棋魂就是人生吧(誰懂)

那時候覺得自己所向無敵、不論多麼天馬行空的地方都能到達
現在則是看清了許多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在這樣的現實中極力的想要表達幸福。

進藤和塔矢的故事就算完結了之後也一直在我的腦中持續下去
最近可能會整理我心中的棋魂年表放上來給大家看看ლ(╹◡╹ლ)

想寫就寫,所以這一陣子應該都會有新文章吧(笑)



评论

热度(3)